<dl id="8hbab"></dl><div id="8hbab"><tr id="8hbab"></tr></div>
<div id="8hbab"><tr id="8hbab"><object id="8hbab"></object></tr></div>

<sup id="8hbab"><menu id="8hbab"></menu></sup>

<div id="8hbab"><span id="8hbab"><object id="8hbab"></object></span></div>

    <div id="8hbab"></div><dl id="8hbab"></dl>
    <progress id="8hbab"><span id="8hbab"></span></progress>

    <progress id="8hbab"></progress>

    <dl id="8hbab"></dl>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破解“垃圾圍城”困境刻不容緩

        點擊: 1645  時間: 2015,05,23   來源: 成都大環宇(2)

        【成都大環宇塑料顆粒機網訊】

        當前,北京常住人口已突破2200萬,每天產生生活垃圾達到1.84萬噸之多,如果用裝載量為2.5噸的卡車來運輸這些生活垃圾,這些卡車連成一串,能夠整整排滿三環路一圈。更令人擔憂的是,北京市的人口仍在持續增加,而生活垃圾的數量也仍在不斷增長。

        據新華網記者了解,2009年以前,北京市90%以上生活垃圾通過衛生填埋方式進行處理,每年要消耗掉500畝土地,占用大量的土地資源。不僅如此,就垃圾處理能力而言,北京的垃圾填埋場也在超負荷運轉,不堪重負,還會加大填埋場污染控制的難度,難以有效利用資源。更讓人揪心的是,如果不采用其他更加高效的垃圾處理方式,按照每年8%的生活垃圾產量增長速度,幾年之后全市現有垃圾填埋場將全部填滿。屆時,北京將面臨垃圾圍城的困境。

        城市生活垃圾數量持續增長一直是我國城市發展和居民生活品質提升的環境污染問題之一。我國城市生活垃圾清運量大且增長快速,從1979年的2508萬噸增長至2012年的17081萬噸,增加5.8倍,已成為我國可持續發展的重要障礙。

        事實上,并不僅僅是北京,國內幾乎所有城市,都面臨垃圾圍城的困局,甚至廣大的農村,垃圾處理現狀,也依然讓人擔憂。

        近日,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發布了《中國城市生活垃圾管理狀況評估》報告。“我們通過對地級及以上城市的生活垃圾的評估,用數據與事實再次證明:‘垃圾圍城’已迫在眉睫,全社會必須盡快予以應對。”談到對我國城市生活垃圾管理狀況進行評估的初衷,報告首席專家、中國人民大學環境政策與環境規劃研究所所長宋國君坦言。

        宋國君還表示,國內當前無害化處理率被高估;減量化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垃圾處置的全社會成本被低估……

        另外,新華網記者注意到,在該評估報告中,城市生活垃圾的管理目標被概括為“四化”,即無害化、減量化、資源化和無害化前提下的低成本化,評估對象為有數據的地級及以上城市2006年—2012年的生活垃圾管理狀況。相應的評估結論表明,我國的城市生活垃圾管理目標正在遭遇很多現實的短板。在此次評估報告中,無害化處理率被高估,是得出的首個結論。

        2006年—2012年,市轄區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呈上升趨勢,但仍然較低。2012年均值為62.02%,遠低于統計年鑒中的城區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率均值93.43%。“可以說,其余接近40%的生活垃圾(主要指農村地區的垃圾)沒有收集或只是簡單堆放,未進行無害化處理。”宋國君解釋道。

        即使進入無害化處理設施的生活垃圾,也并非都實現了無害化處理。“一些公開的報道顯示,部分大城市的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焚燒廠沒有實現廢水、廢氣連續達標排放,未嚴格執行排放標準。”

        “這也正是國內垃圾焚燒行業難以解決的‘鄰避效應’的‘癥結’所在。”深圳市能源環保有限公司總經理李倬舸曾對新華網記者表示。

        根據報告,2012年,全國有數據的地級及以上城市(258個)生活垃圾簡單填埋量為814.1萬噸,僅占垃圾清運量的6.59%。“簡單填埋不是無害化處置,這部分生活垃圾產生的大量滲濾液不處理直接排放將對地下水和土壤產生巨大危害。因此,用城區無害化處理率統計數據反映城市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置水平,存在高估可能,具有誤導性。”宋國君表示。

        另據報告顯示,減量化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是此次評估得出的第二個結論。評估城市的人均生活垃圾日清運量較高,減量化沒有取得實質性進展。2012年,人均生活垃圾日清運量平均水平為1.12千克,而臺北市已減少到0.37千克/人·日。“尤其對于生活垃圾分類試點城市,人均生活垃圾清運量并非都出現明顯下降,生活垃圾減量化具有較大潛力。”

        通過對全國和典型城市廢紙、廢塑料的資源回收率進行估算,此次評估報告認為生活垃圾的資源回收率不理想。宋國君將其概括為“城市間差異大,進一步回收的空間較大”。“以北京、本溪、牡丹江、蘇州的紙類資源回收率為例,其中牡丹江達到61.52%,北京僅為25.32%,距離北京市‘十二五’規劃要求的2015年垃圾資源化率55%的目標仍有較大差距。”

        此外,該報告得出的第三個結論顯示,垃圾處置的全社會成本被低估,2012年,北京市生活垃圾填埋處置的社會成本為1530.7元/噸,涵蓋垃圾從收集到衛生填埋處置的全部成本,遠高于由公開統計資料估算的處置成本。“根據對北京市北神樹生活垃圾填埋場的考察,由于滲透液、臭氣控制等處置成本逐年增加,如果要保證空氣、水污染物連續達標排放,肯定要有一個基本支出。雖然不同城市的填埋場會有所區別,但過低的成本,例如低于平均值的末端處置,都有可能是沒有達標排放。”宋國君斷言。

        一邊說“垃圾圍城”,一邊卻缺少信息公開與數據,這給課題組的研究帶來很多不便。宋國君說:“城市生活垃圾管理目標不完整,減量化、資源化和低成本化目標缺失,無害化目標雖在某些規劃中提出,但界定不清楚。”

        在宋國君看來,只有制定城市生活垃圾源頭分類和信息公開法規,修訂《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明確分類對象、分類與投放方法、獎勵與懲罰措施等內容,才能保障城市生活垃圾管理的有效實施。“報告只是如實描述了樣本城市的生活垃圾管理狀況,目前還做不到績效評估。因此,政府應明確規定每個城市的無害化、減量化、資源化和低成本化目標,委托第三方獨立機構每年公布城市生活垃圾管理績效評估報告。”

        對生活垃圾衛生填埋場、焚燒廠執行水和空氣的排污許可證制度,是課題組提出的另一個建議。“以許可證為記錄、核查和監管手段,增加填埋場和焚燒廠的違法排放成本,促進其連續達標排放,進而倒逼源頭分類與減量。”

        可見,無論是信息公開、排污許可證制度,還是修訂《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其目的都是用政策的確定性和法律的權威性保障垃圾源頭分類和減量。

        對此,深圳市律師協會環境與資源法律專業委員會委員許金周對新華網記者表示,當前,國內一些環境違法案件,多數是法律法規不夠完善,已經監管不夠嚴厲所致,《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的確亟待修訂,來監督維護整個行業的健康運行。

        此次評估報告還指出,由于生活垃圾管理是由城市政府負責,環保監管存在失靈問題。

        對此,宋國君教授指出,如果是民營公司運營生活垃圾管理,相對來說,監管很容易,因為有排放超標情況會被嚴厲懲罰。但是監管難在國企對生活垃圾的運營管理,容易發生監管的“部分失靈”,這也與目前的體制有一定關系,這也是將來需要改進的地方。

        與此同時,此次評估報告還指出,目前,“垃圾圍城”不僅是城市病,而且蔓延到了農村。前環保部部長周生賢曾經就環保問題作報告時指出,全國4萬個鄉鎮、近60萬個行政村大部分沒有環保基礎設施,每年產生生活垃圾2.8億噸,不少地方還處于“垃圾靠風刮,污水靠蒸發”狀態。

        宋國君指出,盡快把生活垃圾管理的服務延伸到農村,首先要提高農村的生活垃圾無害化處理能力,這就需要政府決策,增加相關費用的投入。

        以上信息由成都大環宇塑料顆粒機生產廠編輯整理。


        相關文章:
        1. 破解“垃圾圍城”困境刻不容緩-廢舊塑料資訊 信息僅供參考,不作為任何保證。
        2. 大環宇塑料造粒機 隨時有可能修改 破解“垃圾圍城”困境刻不容緩 內容,而不另行通知。
        3. 轉載請注明出處:大環宇塑料造粒機
        4. 轉載最好使用本文標題:《 破解“垃圾圍城”困境刻不容緩-廢舊塑料資訊 》。
        5. 轉載務請附加本文網址:http://www.xddxr.com/news/zixunzx/v1023
        找我所需

        常搜塑料造粒機 塑料顆粒機 破碎機 廢舊塑料造粒 現場視頻
        北京赛车八码稳赢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