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hbab"></dl><div id="8hbab"><tr id="8hbab"></tr></div>
<div id="8hbab"><tr id="8hbab"><object id="8hbab"></object></tr></div>

<sup id="8hbab"><menu id="8hbab"></menu></sup>

<div id="8hbab"><span id="8hbab"><object id="8hbab"></object></span></div>

    <div id="8hbab"></div><dl id="8hbab"></dl>
    <progress id="8hbab"><span id="8hbab"></span></progress>

    <progress id="8hbab"></progress>

    <dl id="8hbab"></dl>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油價“跌跌不休” 武漢千家廢品站積壓上億廢舊塑料瓶

        點擊: 1285  時間: 2015,02,11   來源: 成都大環宇(2)

        【成都大環宇塑料顆粒機網訊】

        隨手一扔的廢塑料瓶、廢紙、廢鐵等垃圾,你可曾想過它們的命運?時而走俏,時而遇冷。廢品回收產業,與經濟走向息息相關,與生態環保息息相關。廢品去哪了?追蹤回收產業鏈,我們走進這些“冰點”產業。

        “飲料瓶一毛錢三個都不敢收,一毛錢四個才勉強有得賺。”24日,武漢61歲的“破爛王”鄧傳明扛著一麻袋塑料瓶回家,垂頭喪氣。“廢品站塑料瓶一周一個價,跌到我想哭,家里還有500公斤以前高價收來的存貨。”鄧傳明指著閣樓上裝滿塑料瓶的麻袋說。他掏出記賬本給記者看:2014年11月,廢塑料瓶每個0.1元,每公斤6.8元,拖到廢品站,每公斤只賣4.2元,每公斤凈虧2.6元;2014年12月,按2個瓶子0.1元收,仍在虧本。現在3個瓶子0.1元,每公斤約2.27元,僅比廢品站收購價高不到1分錢。“68個農夫山泉或者36個脈動瓶子才湊一公斤,賺的是辛苦錢。”鄧傳明亮出一雙長滿老繭的手。

        價格倒掛也讓廢品站老板喊虧。在武昌秦園路一條偏僻巷子里,有座半個足球場大小的廢塑料堆場。“塑料瓶至少有30萬個,江浙下游加工企業收購價比我從破爛王那兒的進價還低,這個年沒法過了。”該廢品站老板很無奈。武漢再生資源行業協會副會長謝生慧分析,國際石油價格持續下跌是廢塑料回收產業“掉鏈子”的主要原因。現在,用于生產化纖的聚酯纖維顆粒料(塑料瓶原材料,從石油中提取),新料每公斤只要5元,與廢塑料瓶回收加工制成的顆粒料價格相差無幾,化纖企業怎么可能還用舊料?謝生慧說,新料純度高、韌性好,還能避免化纖企業加工舊料產生的治污成本。此外,化纖企業購買新料可以拿到增值稅發票,而從破爛王手中回收的舊料沒有發票,17%的增值稅無法抵扣,無形增加了企業稅費負擔。每噸新舊料差價不超過5000元錢,舊料就難以翻身。

        謝生慧表示,目前武漢大小廢塑料回收站近千家,積壓的廢塑料瓶以億計。由于舊料回收包含破爛王、廢品站、顆粒料加工等多道環節,人工成本高,降價空間有限。在石油價格長期低位徘徊的背景下,廢塑料何去何從?這是新問題、新矛盾。

        廢塑料何去何從--塑料由石油提煉加工而成,可回收再利用。

        在塑料王國中,用聚酯制成的飲料瓶一直都是破爛王的最愛。如今飲料瓶已失寵,塑料袋、泡沫、橡膠等“難兄難弟”境況如何?記者進行了走訪。

        塑料袋、農用地膜無人問津。昨日,記者在湖北大學側門的垃圾桶邊,看到大量快遞包裝袋散落。拾荒黃太婆路過時,對此熟視無睹:“一千個塑料袋才一公斤,現在只賣一毛五。你說我彎一千次腰劃算么?”在武昌區白沙洲、蔡甸區快活嶺一帶,有大量以回收塑料袋為原材料、加工聚乙烯顆粒料的小作坊。由于上游破爛王不再撿塑料袋,下游聚乙烯新料價格逼近舊料價格,成片小作坊關門歇業。在蔡甸快活嶺村一個偏僻角落,小作坊里有臺塑料造粒機,門前有個清洗塑料袋的水池。“要是以前過來,得臭死你。”作坊老板李俊偉說,塑料袋進入造粒機加熱拉絲之前,必須清洗干凈。由于小作坊購買的塑料顆粒機都很便宜,沒有環保除煙和污水處理系統,因此,水池污濁不堪,氣味難聞,一直是環保部門監管對象。

        農村被扔棄的農用地膜也沒人收。大悟縣劉集鎮村民劉傳喜向記者反映,大量使用過的農用地膜被棄在田里,造成白色污染。武漢大榮長貿包裝制品有限公司是生產塑料袋的企業,董事長吳萍介紹,過去企業只生產供應漢正街服裝批發、菜場等使用的包裝袋和垃圾袋,舊料新料按8:2混合加工,以降低成本。現在用純新料生產,產品可以進入高端包裝市場,不會再用舊料了。

        廢塑料是白色污染,處置需謹慎

        “泡沫每公斤2元,可是體積太大,收起來太費力。輪胎等橡膠制品,廢品站根本不要。”破爛王鄧傳明屋外堆著2米多高的廢舊汽車輪胎,他平時也懶得打理,因為根本沒人會偷。
        記者發現,破爛王不要的塑料袋、橡膠制品,往往被垃圾車運走,要么填埋、要么焚燒。“廢塑料也是城市礦產的一部分,切不可當一般生活垃圾處理。”湖北工業大學材料科學與工程學院教授胡圣飛指出,不可降解塑料袋如果埋在土里,一百年都不會腐爛,破壞土壤質量,影響農作物生長。如果焚燒處理,工藝不達標則容易產生致癌物二惡英,處理廢舊塑料最好的辦法還是回收再利用。油價下跌切斷了廢塑料回收產業鏈,規模龐大的廢塑料何去何從?

        武漢再生資源行業協會副會長謝生慧介紹,過去廢塑料的流向一是大企業,一是小作坊。武漢有江南實業集團有限公司等一批大中型塑料加工企業,由于經營壓力,廢塑料回收造粒生產線已關停;小作坊產品品質不達標,又污染環境。問題是,小作坊現在也停了,白色污染越積越多。

        難題如何破解?

        胡圣飛建議,有關部門在垃圾袋、農用地膜等領域,加快推廣可降解材料應用,降低環境壓力。新技術或許是一個方向。胡圣飛說,該校正在研究一種“改性劑”,能在廢舊塑料回收過程中,提升其分子量,達到與新料接近的品質,用于除食品包裝外的其他領域。針對塑料袋回收清洗造成的污染問題,學院也在開發一種塑料“相容劑”。今后,帶有泥巴等污物的垃圾袋,不用過多清洗,摻入木粉、稻殼、秸稈等植物廢棄物后,可生產木塑制品,用于建材、物流包裝等行業。

        另外,一些有實力的廢舊塑料加工廠已經開始采購環保型塑料顆粒設備,成都大環宇公司是專業從事塑料回收、再生造粒成套流水線設備研發生產的老牌企業 ,公司生產的環寶牌系列塑料機械完全達到環保要求,設備具有自動化,智能化,環保節能,性價比高等優勢,建議一些塑料加工小作坊可以更換老舊設備,或者改造升級,以徹底解決塑料加工的二次污染問題。

        以上信息由成都大環宇塑料顆粒機生產廠整理報道。

         


        相關文章:
        1. 油價“跌跌不休” 武漢千家廢品站積壓上億廢舊塑料瓶-廢舊塑料資訊 信息僅供參考,不作為任何保證。
        2. 大環宇塑料造粒機 隨時有可能修改 油價“跌跌不休” 武漢千家廢品站積壓上億廢舊塑料瓶 內容,而不另行通知。
        3. 轉載請注明出處:大環宇塑料造粒機
        4. 轉載最好使用本文標題:《 油價“跌跌不休” 武漢千家廢品站積壓上億廢舊塑料瓶-廢舊塑料資訊 》。
        5. 轉載務請附加本文網址:http://www.xddxr.com/news/zixunzx/v926
        找我所需

        常搜塑料造粒機 塑料顆粒機 破碎機 廢舊塑料造粒 現場視頻
        北京赛车八码稳赢公式 福建36选7兑奖规则 广东时时彩开奖公告 今天河南快3开奖结果 海南飞鱼180803057 河南快3网上投注 五分彩直播 广东快乐十分出号软件 死公式包6肖中特 云南时时彩中奖奖金表 极速11选5投注技巧 5星腾龙时时彩做号软件 mg电子游艺官网送彩金 北京11選五開獎結果l 搜狐新世界彩票 山西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