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8hbab"></dl><div id="8hbab"><tr id="8hbab"></tr></div>
<div id="8hbab"><tr id="8hbab"><object id="8hbab"></object></tr></div>

<sup id="8hbab"><menu id="8hbab"></menu></sup>

<div id="8hbab"><span id="8hbab"><object id="8hbab"></object></span></div>

    <div id="8hbab"></div><dl id="8hbab"></dl>
    <progress id="8hbab"><span id="8hbab"></span></progress>

    <progress id="8hbab"></progress>

    <dl id="8hbab"></dl>

        此頁面上的內容需要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獲取 Adobe Flash Player

        治理“洋垃圾”拆解小作坊

        點擊: 2051  時間: 2015,04,11   來源: 成都大環宇(2)

        【成都大環宇廢舊塑料造粒機網訊】

        聯合國一份關于中國電子垃圾的調查報告顯示,被稱為“電子垃圾拆解第一鎮”的廣東貴嶼,當地小作坊的拆解方法極易使拆解工人患上硅肺病,而拆解過程中產生的鉛和鋇還會對地下水和地表水造成污染。

        十年來,為整合關停進口固體廢物拆解小作坊、逐步推行圈區管理,各地政府下了不少功夫。然而,本刊記者日前在天津、浙江、廣東等地采訪發現,一些地區循環產業園區周邊依然小作坊林立,對環境造成嚴重危害,亟待治理。

        圈區外拆解小作坊林立

        從村口進入村莊,不見居民居住的小院,主干道兩旁都是大大小小的工場,一家挨著一家,有的門開著,有的院門緊鎖。站在門口向里看,廢舊電線、電機成堆地堆放在露天院落沒有硬化的地面上,幾個工人坐在固體廢物堆中,用簡單工具手工剝除電線外皮,還有的在焚燒一些廢物,冒著黑煙。

        這是本刊記者日前在天津靜海縣子牙鎮大邀鋪村看到的景象。與工人交談得知,這些廢物都是進口來的。大邀鋪村被工整地分為廢舊拆解的“工作區”和生活區,“工作區”面積更大一些,主干道兩邊有大大小小的幾十個小作坊,十分壯觀。

        在一個較大的作坊內,3位工人正在露天點火焚燒作業,氣味有些刺鼻。交談中,記者得知,他們來自黑龍江,正在焚燒的是美國進口的廢鋁制品,通過熔化上面附著的塑料進行簡單拆解分離。當記者詢問這樣拆解,當地環保部門會如何處罰時,其中一位中年男子說:“檢查的時候我們就低調一些,在這里干了十多年都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而距離村子幾公里外,就是目前全國最大的循環產業園區——天津子牙循環經濟產業區,這里也是國家級廢舊電子信息產品回收拆解處理示范基地。園區和天津環保部門相關負責人接受記者采訪時都表示,當地對進口廢物拆解實行圈區管理,對大量小作坊進行了整合,“園區外不允許而且也已經幾乎沒有私開的進口廢物拆解作坊了”。

        無獨有偶,在廣東清遠華清循環經濟園外同樣是廢物拆解小作坊林立。記者驅車進入清遠市清城區龍塘鎮的幾個村落,村道兩旁幾乎全是加工進口廢物的拆解作坊,院內工棚看上去低矮破舊,一些較大的作坊內還有貨車在裝卸廢電線等原料。據當地政府介紹,這里拆解的主要是廢舊電線和電機,拆解戶約有1000戶,多為家庭式作坊,規模小、拆解技術落后。

        小作坊拆解危害深遠

        由于小作坊貨源渠道不易管理、拆解工藝水平低下,無論加工國家禁止進口的還是批準進口的廢物都容易對環境構成危害。我國自2002年將浙江寧波再生資源加工園區列為試點后,逐步整合關停進口固體廢物拆解小作坊,并探索圈區管理。十余年來,多地先后建立循環經濟產業園區,圈區管理取得明顯成效。然而,記者實地探訪發現,一些地區小作坊林立的現象不僅沒有消失,還通過不斷搬遷呈現更加隱蔽、分散的趨勢。

        廣東清遠市清城區石角鎮的多名住戶反映,小區居民長期被焚燒電子廢棄物所產生的“毒氣”籠罩,氣味刺鼻,甚至半夜被熏醒。清城區環保局相關負責人說,不少拆解戶用露天焚燒的方式燒掉塑料,為躲避環保檢查,一般從凌晨四五點就開始燒,點完火就跑,隱蔽性強,作案時間短,查處難,屢禁不止。

        浙江寧波慈溪市原來也有很多加工進口廢舊塑料的小作坊。記者近期夜訪了幾個過去小作坊林立的村莊,但均未發現拆解場地。當地知情人透露,由于查處嚴,一些拆解作坊不干了,還有很多搬去了余姚市。

        聯合國一份關于中國電子垃圾的調查報告顯示,被稱為“電子垃圾拆解第一鎮”的廣東貴嶼,當地小作坊的拆解方法極易使拆解工人患上硅肺病,而拆解過程中產生的鉛和鋇還會對地下水和地表水造成污染。

        天津子牙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湯桂蘭表示,焚燒電線等會產生二惡英、芳香烴類等有毒物質,容易引發癌癥。天津市環保局固體廢物與污染管理處處長袁倩也表示,廢塑料等如果露天存放,經過雨淋,可能會有一些雜質被沖洗至環境中,對地表水、土壤環境產生影響。

        治理拆解小作坊需“內外兼修”

        記者在天津、浙江、江西、廣東等地采訪了解到,目前各地建立的循環產業園區配套設施較為完善,從地面硬化、頂棚搭建到統一的污水甚至危險廢物處置系統都很齊全,固體廢物拆解企業要想取得資質,還要通過嚴格的環評檢測。同時,不少地方的海關、檢驗檢疫和環保部門也已進駐園區。

        天津海關貿易管制科科長李鑫介紹說,自2010年5月1日起,天津口岸進口的所有第七類固體廢物集中轉運至子牙園區辦理報關、報檢等手續,隨后又進一步開放第六類固體廢物在子牙園區的進口業務。目前,天津口岸進口的所有廢舊機電都先進入園區報檢入境,從源頭上減少其對環境的危害。

        從制度設計的角度,當地拆解企業從進貨到加工都應該在園區里完成,但為何園區外小作坊林立的現象屢禁不止呢?

        天津小邀鋪村的小作坊王姓老板和隔壁的元姓老板告訴記者,入駐子牙園區買地、上設備要花費上千萬元,即使前期投入拿得出來,但廢舊機電拆解時下行情不好,入園并不掙錢。廣東貴嶼的拆解戶說,當地園區內60平方米的廠房每月租金高達2.6萬元,根本承受不起。海關總署緝私局相關負責人說,據他們的調研,目前國內園區普遍存在收費太高的問題,客觀上阻礙了中小企業和小作坊拆解戶等入駐園區。

        而與入區成本高相對應的是,目前拆解戶對于圈區管理的認識普遍不足。按照我國對進口廢五金類企業的考核要求,廢原料、拆解產物及殘余廢物不得露天堆放,應分區貯存。但記者看到,小邀鋪村元老板的院子里各種廢舊電線、五金甚至國內的廢電路板都露天堆放。他認為自己沒有燒線、地面做了硬化,也沒走私,“憑什么說我不合格?”不過,實行圈區管理后,天津進口的廢舊機電要統一先進入園區,所以他只能轉而從上海等地進口貨物。

        我國對進口廢物實行許可證制度,但記者采訪中發現很多小作坊都明顯不符合環評規定,其貨物來源存在冒用固體廢物進口許可證的嫌疑。有關人士認為,治理小作坊,一方面要從源頭抓起,斷絕“洋垃圾”走私渠道,堵住違禁洋垃圾流入小作坊,即從源頭斷其“原料”;另一方面,要加大圈區管理和環保知識的宣傳,制定相應的配套政策,吸引小作坊進入循環產業園區。

        海關總署相關負責人認為,除了要進一步加大力度打擊走私和冒用許可證的行為,國家也應對園區有資金和政策上的傾斜,適當加大補貼,圈區管理產生的費用一部分應該由政府來承擔。他說,“企業愿意入園、入園后能管理好,再生資源回收產業造成的污染才能真正改觀。”

        以上信息由成都大環宇廢舊塑料造粒機生產廠編輯整理。


        關鍵詞: 洋垃圾 廢舊塑料 
        相關文章:
        1. 治理“洋垃圾”拆解小作坊-廢舊塑料資訊 信息僅供參考,不作為任何保證。
        2. 大環宇塑料造粒機 隨時有可能修改 治理“洋垃圾”拆解小作坊 內容,而不另行通知。
        3. 轉載請注明出處:大環宇塑料造粒機
        4. 轉載最好使用本文標題:《 治理“洋垃圾”拆解小作坊-廢舊塑料資訊 》。
        5. 轉載務請附加本文網址:http://www.xddxr.com/news/zixunzx/v989
        找我所需

        常搜塑料造粒機 塑料顆粒機 破碎機 廢舊塑料造粒 現場視頻
        北京赛车八码稳赢公式 2011年彩票销售额 新浪彩票3d 福建快三开奖今天 闲和庄娱乐城投注网 天津时时彩开奖助手 山东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 4生肖中特 三肖中特三五八是什么生肖 真钱的手机棋牌游戏 江苏11选5实时开奖查询 浙江体彩11选五规则 南粤风采36选7旋转矩阵 网球比分a什么意思 幸运赛车前一技巧 世界杯法甲球队